菜单导航
> 正文

唯有此时琴声悲【三】

作者: 小贝 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06日 15:24:10

  摘要:音乐室还是那么安静,窗外的那几个麻雀又叽叽喳喳地在操场里飞来飞去Y老师仍然坐在琴凳上,使劲咬住嘴唇,勉强地住心中的委屈我痴呆呆地站着,目睹着这一切,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着Y老师的肩膀好像在慢慢地颤动,她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情,晶莹的泪

  音乐室还是那么安静,窗外的那几个麻雀又叽叽喳喳地在操场里飞来飞去…… Y老师仍然坐在琴凳上,使劲咬住嘴唇,勉强地住心中的委屈…… 我痴呆呆地站着,目睹着这一切,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着…… Y老师的肩膀好像在慢慢地颤动,她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感情,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秀丽的两颊,汩汩地流着……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变懵住了,看到平时一直十分快乐的Y老师在那里悲伤流泪,我不知应该继续耐心地等着她,还是去好言安慰她;好像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;想说话,话又说不出口。泪珠也不由自主地往下掉…… 音乐室依然那么安静,Y老师慢慢地站了起来,默默地走到窗前,平静地看着那几只叽叽喳喳、活跃腾飞的麻雀,她的呼吸慢慢地平静下来,脸色也渐渐地红晕起来。她用手帕将脸上的泪水擦干,然后又下意识地抚摸整理自己的头发。 她转过身来,发现我站在那里,就慢慢地向我走来,用手帕帮我擦干脸上的眼泪:“谢谢!” “你谢我?!我可什么都没做……” “也许你自己没感觉到,你在这儿,帮我解围;你能这么陪着我,已经帮了我大忙了!” 我有些不解:“……?!” 她站在我面前:“你年纪还小,以后你会懂的。人生有很多无可奈何的时候,你很清楚,没人可以帮助你,所以别人任何小小的表示,都如同雪中送炭” 停顿了一下,她又似自言自语:“人实际上很脆弱,经不起很多。有的时候,你下决心一定要坚强起来。但真的要顶住逆流,顽强地下去,实在太难了……” 说着说着,鼻子一酸,两行泪珠儿又扑嗒嗒滚下双颊…… 她好像又在鼓励自己:“可我必须下去,我必须,因为我家里有一个两岁的女儿还有年老的父母,因为我在学校里有你们这些可爱的学生……” 我站在那里,默默地听着,没有完全听懂,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? 过了一会儿,Y老师的心情好像又平静下来了:“你也听到Z刚才说的话了,看来以后我不能再给你弹奏《献给爱丽丝》了” “为什么?那太可惜了!” 她同情地看了我一眼,泪水再次蒙住了她的眼睛…… 记得那天深夜,我在日记中写到:“今天上钢琴课,Y老师弹琴时Z同志突然闯了进来。他的态度特别凶,说了好多很的话,Y老师哭了。我恨他,他不该那么凶,还把这么好听的音乐骂成什么米米音乐。我不明白,Y老师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,可能跟Z同志说的“敌我毛X”和“人民内部毛X”有关。可Z同志为什么又说没关系,要Y老师和党交心?党又是谁?Z同志笑得那么怪,让人不舒服。我觉得Y老师好像有些事瞒着我。大人的事太难懂了!……” 自从那次音乐室事件后,我开始注意Z同志在校园里的举止。课间时候,我找机会观察他的一举一动…… 我发现,他的眼光经常集中在Y老师和另外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身上,还不时地走到她们跟前说什么。而这两个女老师好像都感到很不自在,尽力避而远之…… 另外,我好几次见到S师傅涨红着脸,地从党支部办公室走了出来,他们好像在闹什么矛盾…… 有一次我听到S师傅带着一口北方口音,地对C师傅说:“那个姓Z的有什么了不起,我们也是,党龄比他长多了。他还想在头上撒尿。哪一天惹急了,我把他的老底都抖出来!”,说着说着,他那双小眼睛瞪得像小圆球似的。 C师傅好像有些好奇:“你先别吹!他是军队里派来的,你能知道他什么底细?!” “你别忘了,我也是。我以前的一个老战友是沈阳军区宣传部的一个处长。别忘了,那个姓Z的就是从沈阳军区调来的……” 接着,S师傅口沫飞溅说的话,我没能听得很清楚,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一些:“……海军文工团的干事……唱歌跳舞……举止不规矩……有严重作风问题……猫总改不了吃腥……转业到地方……还是…………” 最后,S师傅又加了一句:“……你看你看!现在不又搞上了!……” 我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他们的对话,但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,他们说的事,跟那次音乐室事件、跟Y老师有直接关系…… 第二天课间,Y老师把我拉到一边,没头没脑地问我:“今天下午,我们能不能将钢琴课延长到六点?” “四点到六点?!” “对!” “为什么?我已经跟奶奶已经说好了,今天五点回家” Y老师有些失望地看着我,眼光里好像充满着一种哀求的神色。我急忙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?!” Y老师犹豫了一会儿,小心地看了一下四周,同学们都在操场上打球,没人注意我们的说话。她小声地对我说:“Z约我下午五点单独谈话……” 一听到这里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毫不犹豫地说:“那你就不用继续解释了。午饭时,我再跟奶奶打个招呼,晚一点回家。没问题!你只管放心!” “谢谢!” 看着她脸上又露出了笑盈盈的酒窝,我心里也格外高兴,我终于能帮Y老师做点什么了…… 那天下学后,我急忙赶到音乐室,唯恐迟到会误了Y老师的事。与往常一样,Y老师继续给我五线谱以及乐理。然后,我试着弹奏前些天学过的曲…… 突然,音乐室的门被轻轻地打开,Z同志站在那里,脸上充满着一种殷勤的笑容,那双眼睛里闪耀着一种异常的温柔…… Y老师急忙上前说:“对不起!Z,我们课还没上完……” Z同志慢慢地收起了他原来的温柔:“我一直在观察你们。我知道,你们的钢琴课都在五点结束!” 听他这么一说,Y老师有点慌了,不知怎么回答才好…… 我好像已经铁了心要帮助Y老师,所以灵机一动:“对不起!Z同志,这是我的,不能怪Y老师。今年是中华人民国成立十九周年的国庆,这可是一个大喜的日子。我们红小兵团想组织一场国庆联欢会,我负责独唱和合唱,想邀请Y老师为我们伴奏。今天与Y老师约好,商量一下这次的音乐节目,也希望Y老师在歌唱技术上对我们作一些指导……” 我怕再有什么变卦,又专门强调:“噢!我记得上次我们红小兵团部开会时,是Z您——要求我们全力以赴,办好国庆联欢会,向党和毛献礼!” 我的回答好像来得太突然,Z同志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无可奈何、恨恨地看了我一眼:“噢,好像有那么回事……那你们就继续准备吧!……” 他似乎有些不甘心地离开了音乐室…… Z同志刚走出了音乐室,Y老师惊讶地看着我,但她的脸上已经慢慢地露出了笑盈盈的酒窝,小声地对我说:“没想到,你的鬼主意还挺多的!……” 我装着不知其所云:“什么鬼主意?!” “噢!对对对!那是上级领导交给我们喜迎国庆的任务!” 于是,我们俩一起会意地笑了,笑得那么开心…… 国庆后的一天,我到音乐室里学钢琴。与往常不一样,Y老师马上让我坐下:“昨天Z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。他:我只允许在正常课程内弹钢琴,只允许弹歌曲;不允许在任何业余时间弹钢琴;更不允许私下给任何学生教课!” 我惊讶地看着她:“那我就不能学钢琴了?!” 她点了点头:“也许我们的只能到此为止了……” “?!” 她看着我不解的样子,好像不忍心给我详细解释:“你听不懂没关系,以后你会懂的……” Y老师慢慢地站了起来,默默地走到窗前,看着那些叽叽喳喳、活跃腾飞的麻雀。然后,她走到我前面一排的板凳上,面对我坐下:“我们家里以前也有一台钢琴,我从小就在那台钢琴上。我父亲还收藏了很多音乐唱片。可惜抄家时,钢琴和电唱机都被抄走了,那些唱片——都被扔进火堆里——烧了。现在我们家里——什么都没有了” 说着说着,Y老师的嗓音好像在微微地颤抖。 “那你在家里不就没有音乐了?” 她停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:“不!我们家的音乐还在!” 她看了我一眼,坚定地说:“音乐不是钢琴,音乐也不是唱片,音乐是你脑子里谁都拿不走的情感。在家里,我虽然无法弹钢琴了,也不能听音乐了,但我每天还可以想音乐……” “想音乐?!” “对啊!他们能我演奏音乐,他们能我听音乐,但他们无法我想音乐!” 看着我那似懂非懂的样子,她又解释说:“比如《献给爱丽丝》,你听了好多遍了。以后没人给你弹奏了,你就静心去回想这首钢琴曲,闭上眼睛想,睡在床上想,走在上想,坐在家里想,这样你照样可以欣赏贝多芬的音乐,你依然可以感受到音乐给你心中带来的快乐……” 接着,Y老师又平静地对我说:“听说工宣队的S师傅要在我们学校组织一支民乐队,你可以到那里去报名。你可以去学民乐,那是我们祖先传下的音乐,它们也会给你带来快乐” 她又考虑了许久,最后庄重地对我说:“你一定要记住:将来,不管你学过音乐,演奏过音乐,演唱过歌曲,或者曾经聆听过音乐,当你觉得一无所有的时候,只要你能专心致志地去想音乐,她就会回到你的心中,给你带来快乐” 说完,她又补充了一句:“这就是谁都无法、唯你所有、神圣的音乐”,说到这里,Y老师脸上又笑盈盈地现出两个陷得很深的酒窝…… 以后,我报名参加了学校的民乐队,学会唱京剧,学会拉二胡,弹月琴,三弦,吹唢呐,竹笛,我们学校的乐队在各种场面和舞台参加演出…… 再后来,我又被选派加入了静安区少年宫民乐队,又加入了上海市少年宫民乐队,参加了很多演出,也经常接待来自世界各地外宾…… 直到现在,我还是没有忘记去“想音乐”,因为我在心目中一直惦记着Y老师说过的音乐的神圣…… 无论是忧愁哀伤,还是幸福甜蜜,儿时的回忆总富有一种朦胧浪漫的色彩。光阴荏苒,世易时移,变迁,时位移人,虽童心犹在,但个人的感受却今非昔比。于是,儿时散落的琴音,片片都能激活一段遥远的回忆,有时温馨,时而,不时怀念,每每酸楚。岁月在熟悉的琴曲中静静地流淌,渐进清晰,逐渐嘹亮。往日的事,过去的人,旧时的情,因为那些熟悉的琴音,显得那么生动感人,那么内敛寻味,那么温馨芳香。可惜琴音虽然总有它的回音,时光却不会倒流,人生更无法重来,唯有这些浪漫的记忆可以重温,只有那些脑海里的美丽幻象可以不断再现。如果没有这些零碎的琴音,生命的旅程,就像无风的树叶静息无声,就像水明草稀的河流清溪无生,就像空无片云的蓝天晴朗无霞,将会是多么孤寂与乏味,人生的魂牵梦萦也只能变得苍白渺茫…… 在漫长的华夏文明历史上,历来就有“昔伏羲作琴”、“神农作琴”、“舜作五弦之琴,以歌南风”的叙说,那时对某人文化素养的最高评价莫过于:“聪慧过人,姿态出众,琴棋书画,无所不通”或者“博学工文,琴棋书画,皆得其妙”。由此可见,古时“琴棋书画”在礼仪文明中的卓著地位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“琴棋书画”中,“琴”不仅是中国古代文人、士大夫手中爱不释手的器物,也是文化素养的马首是瞻。于是乎,会弹琴成了文人们的一种骄傲和自豪,一种享受。难怪大诗人

丢了回家的 陈旭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童年的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却很快乐。一家五口生活在一个不足50平米
2020年01月06日 15:25:59 小贝
在物质面前,爱情是那么廉价。如果有人明码标价爱情,那么这种爱情根本就不值一提,因为满是铜臭味的爱,会让
2020年01月06日 15:23:14 小贝
绵绵阴雨的校园里,总是碰见拉着行李箱即将离开的身影。2015年6月24日,中国矿业大学第二十一届学生会全体同仁集
2020年01月06日 15:05:20 小贝
荒城里的故事(楔子) 喜欢你波澜阳光下的微笑,因为我知道,只有这个时候你的心才是快乐的。怀念又如何?寂寞
2020年01月06日 15:04:56 小贝
微信扫描关注